欢迎访问馨福缘公寓!

哈尔滨养老院
您当前的位置 : 首 页 > 新闻资讯 > 行业资讯

老年公寓

2021-07-01 04:31:49

 老人院手记(一)

  序言:哈尔滨老年公寓仿佛竖立着一面镜子,看着耄耋之年的老人不免想起自己苍老的那一天。现在的战友们大多已经步入七十岁了,特别是我们大多是独生子女,我想,再过十年我们将变成什么样子?大家都准备好了吗?

  曾在老年公寓住过几年,颇有感慨。现在,我们的知青已经步入老年,人们开始关注各种老年问题,所以特选了几篇老年公寓的手记,与大家一起分享探讨。

  气氛。

  居住在老年公寓,每天面对佝偻的身影和苍老的面容,许多老人不会微笑,冷漠呆滞,满脸沟壑,惨不忍睹。

  尽管老一辈人都喜欢我,说我是“村里的青年”。但我还是害怕自己也会很快变成一个干瘪的“菜鸟”。

  有些人说养眼还养心,那么,要让老也美,为了健康,我要学三毛。

  台湾人三毛,也可以在撒哈拉沙漠中将一个简陋的家园变成天堂,现在我也想让我的蜗居焕然一新。

  所以,我就找了一些小瓶子,采了一些绿叶,采了一些芦苇,再配上一些野花,这是一幅风景。

  再挑选一些旅游时拍的好照片和孙辈天真无邪的生活照挂在墙上,显得热闹而温馨。

  又找到了芭比娃娃、小狐狸、绣花荷包、贝壳螺帽等小玩偶,摆在角落里,仿佛进入童话世界。

  又一次将姜文、刘晓庆等我喜欢的明星大照片摆在显眼位置,每天面对着她们倩影笑脸,我也笑了。

  于是,我的独居被装点得赏心悦目,营造了一种轻松愉快的气氛,进入房间后便不再压抑。

  有一次我读到了一篇题为《年轻的德国人》。她们在家居布置上重装饰物,又是用什么小刺猬、公鸡、骑扫把的女巫等各种小玩意儿把家居布置得琳琅满目。美国人也很喜欢在门廊上放置各种石雕。

  有一次到美国旅行,等着看一部四维动画的童话电影,站在电影院门口,我被高大的美国人围住了中间,看着壮丽的他们也默默等待看童话故事,我低头静静地笑。高个子的美国男人也喜欢童话,可见童心蕴藏在他们之中。

  因此,老年人更应该保持童心荡漾,调皮一点,偶尔异想天开一点,可以活得年轻快乐。

  领地。

  这可是一件大事,在动物界占据了地盘,它们四处撒尿,在旷野撒上自己的气味,在那里肆无忌惮地肆无忌惮地乱窜。

  人也有自己的地盘,年轻的时候那也是你驰骋奋斗,劳累一场不要紧。咱们就说老人家的老头子吧,现在有点叫人伤心的地盘。

  我看见大部分老年人住进老年公寓后,很少有人走出家门,只有几个有脚的老人可以随意进出。比方说,我骑自行车步行,或乘公共汽车,到山下湿地公园散步,到海边莲花岛游玩,有兴趣还可以多步行,游览普陀山、朱家尖等景点。

  再者,那些无法走出公寓的老人,能够在公寓里散散步的老人,也算是幸福了。尽管其中一些人已步履蹒跚,或一瘸一拐的中风后遗症,但毕竟仍能走到蓝天下,闻闻花香,看看小溪流水,或去健身场所晃荡几下,也算是快乐的一族。

  二类老人只能在过道上行走,年迈体弱,胆子小,走路没有根,一步三晃,还得扶墙,再不敢走出去,吃饭也是护工送来。有时候会感到厌烦,只好趴在阳台上远看,山下的湿地公园和公寓里的景色,在他们眼中大概也是朦胧的,可望不可及。

  老两口每天在走廊里散步,谈起自己过去旅行的快乐时光。

  初出茅庐的旅行,是刚刚兴起的一种旅行,他们觉得初出茅庐的旅行,就乘飞机出国,那么遥远,心中不免有些忐忑不安,就留给孩子们一些话吧。

  所以老先生拿起笔写了起来:例如存折放在哪里,珠宝放在哪里,那天还没带钱,借了多少钱。而且……

  一句话,老绅士落泪了,就像在写“遗嘱”。老婆婆见老头哭了,还趴在“遗嘱”上看,看着看着也忍不住哭起来。

  说起来真有意思。是的,那时还可以继续出国旅行,现在只能在走廊上转悠。

  三类老年人的地盘较小,他们只能坐在轮椅上,或躺在床边让人站着,而更多的时间是卧床。只有一个人的地盘,可怜啊,这种情况在特护区很多。

  本文只想提醒大家,趁着现在双脚还利索,让自己的地盘大一点,扩大自己的领域,放飞自己,开阔眼界,多走走,多看一看这个奇妙的世界,或许以后想走也走不了,空留遗憾!

  天真的挨训

  当然,有些人喜欢老年公寓,有些人不喜欢。许多老年人表示不喜欢住老年公寓,这是有一定原因的。

  有时候在公寓里散步,偶尔遇到几位老人,就笑眯眯地跟他们打招呼,他们的表情很淡漠,没有回应。还是听不清耳聋,你说三他道四。还是眼花缭乱的看不清你是谁。也有可能仅仅是中风后遗症,有疾病、跛脚、口齿不清的老人。而这里的老人大多迷信,一到晚上大门紧闭,再也不出门。可能是相信山中阴气重,小鬼多在此时出来转转,说不定牛头马面会出来,揪走一位老人。

  有些人无法忍受这种暮气,曾经有一个老人,也是退休的护士,可能是患了老年抑郁症,写下遗嘱,服药自杀。早晨护工进来打扫卫生,看见她佝偻在床上,摸一摸身体已经冰凉,把护工吓得惊叫起来。这个事件给这个公寓带来了消极的影响,很久没人敢住这个房子。同一楼层的老头也大声喧哗地要求换房。

  没过多久,我就听到了这个消息,想进一步了解老人为什么自杀。我曾经问过她,有一天碰见那位离世的女主任,她在老年公寓里住了将近四年,没想到她粗鲁的嗓音让我大吃一惊。女主管训斥我说:“你问问这是干什么?这类事别问!别提,别问

  我说:“我不懂,所以就问你,想知道关于老人心理健康的问题。”

  ”“你算老吗?她气喘吁吁地喊道:“你们知道,现在大学生多……你们不要扰乱社会!”

  当和蔼可亲地与她解释时,我劝她不要大喊大叫,“我只是想弄明白,这个老头子为什么会这么做?”

  但是女主任一句话也没听进去,继续对我大喊:“叫你别问,你偏要提。你脑子有问题!您对养老院有意见吗?”

  看到她愤怒的样子,无法交流,仿佛回到了阶级斗争年代,仿佛我是一个被女主任批斗的坏人。说到这里,我吓了一跳,说:“你别叫了,我走了,我再也不提这件事了,对不起,我不该问你。”如果我不离开,她还会骂我的。这位女主任大概是整人整人,有点职业性,神经不太正常。我无端地打了一顿训骂,实在是吃得太饱了。

  之后才知道,这位女院长是这楼的代表代表,与院部关系很密切,谁要是说出她认为不合适的话,或对院部有意见,她就会教训你。被她训斥的人很多,我只是其中之一。


标签

近期浏览: